2012年7月17日 星期二

意願。




我騙自己,
過了那天、渡過【它】之後我就會好起來了,但根本不會。


「那個」問題一直都跟著我,然後我想怎樣處身事外也沒可能,因為「我」才是那個問題。
就算我努力逃避,但「我」也還在。


為什麼我不能積極點去想事情,在我眼中就像是自欺欺人。
就算你說世界有比我痛苦的,所以自己這些不算什麼,真的有人能接受嗎,不只是自我安慰嗎。
那為什麼人就要把自己弄得如此犯賤。


早就已經沒了那種心思,但又覺得不能如此;硬著做下去,又不夠堅定。
最後變成這種結果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